【同人‧黑籃】黑赤黑、黃黑黃、黃赤、雙黑、青黑 / 文*13

『食用注意』
>多CP無題小說
>噗浪上未發表自FC2之文章(?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太久沒更文的後果就是翻噗浪翻到快抓狂(X
還好我寫的CP不會太多,不然我一定會漏掉一堆Tag(淦
這是好是壞啊…?(遠目
另外同CP沒放一起是因為照著發表的先後順序

***


,隱紫赤注意/黑子病

喜歡,好喜歡。
想了解,了解他的全部,從頭到腳。
在那雙充滿傲氣的絳色雙瞳下,懷著什麼樣的個性呢?
是如同外表那般的自信,還是出乎意料的 與外表完全不同的相反性格?

「知道嗎?我注意你好久了呢,赤司君。」我抬起你的下巴,在唇上輕琢一口。
雖然已經沒有了體溫,不過不要緊的。
「赤司君對我是什麼樣的看法呢?」
淡淡望向不久前才完全散去體溫的軀體,明知不會得到任何回應,仍自顧自的說著。
「還是只把我當作一般的朋友嗎…」
我勾起笑容,不過照照鏡子一定比哭還難看。
「無論如何我都比不過紫原君呢…」
總是在一起。
總是一起回家。
總是一起吃便當。
越不想看見的,越是容易撞見。
就連回家前臨時跑回更衣室拿東西也會撞見兩人纏綿的景象。
不想不想不想不想!
不想看見赤司君和別人摟摟抱抱,不想眼睜睜的把赤司君讓給別人,不想從赤司君的眼神中看出他喜歡別人!
所以,得不到的話 就搶過來吧。

──不擇手段的。
+---------------------------------------------------------
不知道多久以前寫的(艮
寫完我只覺得每次寫黑赤病(非性轉)我都會把哲也君寫成戀屍(ry(欸
然後隱紫赤只是想彌補寫不出紫赤砂糖的痛扣(等等



/砂糖向

「小‧黑‧子──」
一雙修長的手臂環住面前水色的人兒,溫柔的給予對方溫暖。
「黃瀨君,這樣子我很熱…」
只是現在這個季節不太適合擁抱就是了…
「可是小黑子抱起來很舒服啊」還是捨不得放開,頭甚至在肩頭上蹭著。「嬌小嬌小又軟軟的…唔!?」
對於黑子突然的攻擊,黃瀨有點錯愕的捂著發疼的臉:「小黑子你幹嘛突然打我啊?!而且還是臉!!」
「打到臉只是湊巧罷了,我手不太好動 本來想打你頭的不過『不小心』打到臉了呢」
那張單純如清澈湖水般的撲克臉依舊沒有任何變化,不過可以從眼神看出「不小心」絕非是不小心。
「真是不好意思」
「嗚嗚小黑子好過份啦──」
「好吵…」
黑子輕嘆口氣,將手中本來正在閱讀的文學作品集放下,輕勾手指:「黃瀨君,手放開 頭低下來。」
「咦?小黑子要做什麼?」
「別問,照做就是了。」
不明白這麼做的意思,不過黃瀨還是乖乖閉上嘴照著黑子的話去做。


唇上傳來了軟軟的觸感與溫度。
「小小小小小黑子子子子子──?!」
被主動吻上的黃瀨驚訝的馬上把頭抬起,說話也結巴起來。
「只是想讓你安靜點,」黑子低下頭,臉紅透了耳根。「結果反而更吵…早知道就不親了…」
「嗚嗚小黑子我好高興喔喔喔小黑子的吻喔喔喔我一輩子都不要刷牙了──!!!」
黃瀨樂得像個小孩子一樣在地上打滾,看起來還滿損形象的。
幸好,他們是在黑子的房裡。
「黃瀨君你要是真的都不刷牙的話那以後就別想靠過來。」幾乎是一秒回覆。
「咦咦咦?!小黑子當我沒說我會刷牙的啦──!!!」
「好吵…」
再度被哭著求饒(?)的黃瀨給抱住的黑子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不過仔細一看會發現他的表情終於起了一些細微的變化。

那是一抹不易被人察覺到的,甜甜的微笑。
+---------------------------------------------------------
給親友的生賀w
這個時候(其實到現在也是)砂糖的手感非常的不穩,可是一寫煩瀨就順很多了(靠
天哪煩瀨到底…我到底是多擅長寫煩瀨(爆



/人渣黃注意

「真是好風景」我勾起嘴角。
映入我眼簾的是紅著臉怒瞪著我的紅髮人兒。
而且他身上穿的,可是護士服喔。
「要是照片傳出去,可就不好了呢~」我笑咪咪的把手機收起來。
「你這混帳!!!別以為我會輕易放過你!!」
「嘿嘿嘿,小赤司看起來是認真的耶」我不以為意的笑望對方,「可是小赤司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你還有機會逃脫嗎?」
「你還想做什麼?!」
「不愧是敏銳的小赤司吶」我歛起笑容,仔細端詳著對方的面貌。
黃紅色的異色眼瞳充滿了殺意,但是也摻雜了些許不安。
真漂亮呢。
「別一直盯著我看,你到底還想幹嘛 涼太?」
「我想應該不難猜吧?小‧赤‧司」
我勾起對方的下巴,在嘴唇覆上我按耐不住的欲望。
「唔嗯──?!!」
可不會讓你掙脫呢。
不把你好好糟蹋過一遍,我可不會滿足喔!
漂亮的白皙膚色、嬌小但鍛鍊得宜的身軀、凌駕在他人之上的傲氣,不論是什麼 都好想將其摧毀殆盡。

屬於小赤司的一切。
+---------------------------------------------------------
拿純肉三十題試寫的,本來應該要砂糖結果還是變成病向
本來釋懷想說乾脆寫病吧,來個R18好了畢竟是純肉三十題嘛
可是他媽的成品連R15都不到!!!!!!!!!(剁手(請你自重



/虐向

還記得嗎,我們初識的那天?
還記得嗎,我們交往的那天?
還記得嗎,初次約會的那天?

──還記得嗎,你出事的那一天?

***

我緊握著你的手腕,傳遞至掌心的那份溫度,溫溫的 卻也涼涼的。
我端詳著你的面容,映入眼簾的是依舊漂亮的臉蛋,漂亮 卻也沒有生氣。
「吶,赤司君,該起來了喔」
我呼喚著根本不可能會回應我的人的名字。
「你睡得太久了,這樣我很困擾」
明知不會有回答,我還是繼續說。
「吶,到底要怎麼樣,你才會醒來呢?」
有道溫熱的水痕滑經我的臉頰,是什麼呢?
「征十郎君…」
淚水抑制不住的潰堤,我終於無法再忍受這半年來的煎熬。
「不是很希望我叫你的名嗎?吶,我現在叫了喔,所以快醒來吧!!」
好希望我能引發奇蹟,這樣一來,就可以聽見赤司君喊我『哲也』了。
好希望當時出車禍的是我,這樣一來,變成植物人的就不是赤司君了。
好希望當時我有注意看來車,這樣一來,赤司君就不會為了保護我被車撞了。

好多個『好希望』,但無奈我只是個普通人。
無奈我不能引發奇蹟;無奈我不能讓時光倒流、讓一切重頭來過;無奈事故已經發生了,我再怎麼祈禱也不會有任何效用。

「求你…醒過來吧…赤司君…」抽泣著。
一口氣爆發的情緒使得我哭腫了雙眼,連路過的護士小姐跑進來關切我都無力回應。
淚水流滿了我的雙頰,聲音也充滿了濃濃的哭腔。

沒關係,一切都無所謂了。
儘管周遭人怎麼樣看我,我都不想回應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赤司君。
不管你是生是死、有意識無意識。
你不醒來的話,我就一直等。
想哭的話就哭出來。我不怕讓你看見我哭花的臉龐,我只怕我再也見不到你的笑顏。
我會一直等。

──直到奇蹟降臨在我倆身上。
+---------------------------------------------------------
發神經寫的(毆
這時候我發現我不只看虐文病文口味更重了,連寫的也(ry
天人永隔什麼的超適合拿來寫虐文啊可惡(幹



/微甜

黃瀨涼太已經和赤司征十郎同居了兩年多。
在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兩年之中兩人相處得還算愉快。
撇開黃瀨常嚷嚷著『能量不足』想順勢吃赤司豆腐這點不談。

赤司當然明白黃瀨心裡在想些什麼,也知道他雖然常嚷嚷著但不是那種只想享受肉體關係的人。
但是,時候還沒到。
赤司有自己的一套原則,不容忤逆。
所以黃瀨到目前為止也只好乖乖的忍耐著。
只是,人的忍耐還是有限度的,當對方受到了什麼刺激,很容易就會超越忍耐的底線。
──使理智線斷裂。

***

「小赤司?!你怎麼一身濕?!」
一抬眼就看見戀人全身濕淋淋的轉開門把走進屋裡,黃瀨趕緊去拿毛巾給赤司擦拭頭髮。
「剛才回來的路上突然下雨,沒帶傘,就直接回來了」輕描淡寫道。
「小赤司你可以去商店買傘啊,這樣跑回來會感冒的」
「無所謂」他豪不在意的說道。「我去沖個澡」
「…小赤司你怎麼都不肯聽我的話呢」
「涼太…你做什麼?!」突然間手被一拉,整個人被推倒在沙發上。
「小赤司…小赤司…偶爾也聽聽我的意見好嗎…?」
「涼…唔──?!」肩頭傳來被啃咬的痛楚。
雖然不至於會讓人流血,但力道還是相當大,痛得赤司忍不住叫出聲。
「小赤司…我喜歡你啊」在對方櫻紅的唇瓣覆上自己的溫度。
濕濕熱熱的觸感在舌頭交纏中蔓延開來,赤司說不出是舒不舒服,只覺得腦袋有點熱,快要無法思考了。
那靈活的舌尖像是想掠奪什麼似的,自己的溫度?亦或單純是在宣洩情感?
他不知道。
腦袋很熱,思緒慢慢變得不大靈活,直到他感覺到身上的濕衣服被往上拉。
「呼…你在幹嘛?」好不容易掙脫了長吻,赤司抹去了掛在嘴邊的銀絲,有些警戒的看向對方不安分的手。
「我想要你…」
「涼太,我說過了 現在還不能…」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也不管對方的意願,黃瀨逕自把褪去一半的衣服給掀了,露出底下還有些濕潤的身軀。
「小赤司的話我都有聽進去,」手的動作並沒有繼續。「可是小赤司你有聽過我的意見嗎?」
「好久了…」
似乎不想給對方回話的機會,他緊接著繼續說:「擁抱也好,親吻也好 連這麼普通的互動平常也會被你約束著」
「那是因為我怕涼太你會…」
「你怕我會忍不住逾矩,對吧?」
他露出有些哀傷的表情,「小赤司不願意相信我嗎」
「我…唔啊──?!」
不給對方辯駁的機會,黃瀨俯下身子,往對方白皙的鎖骨附近啃咬下。
一口不夠,再一次。好幾處吻痕毫不留情的零星散落在赤司白皙的上身。
經過這樣的刺激,他胸前的果實也因為生理反應而變得更加紅潤誘人,雙眼也佈滿了情色的水氣。
「涼…太…快住手…嗯哈──」
「小赤司嘴上這麼說,但還是很有感覺的不是嗎?」
赤司聽不出對方語氣中的情感。霧濛濛的視線裡黃瀨的身影很不清楚,所以他也無從判斷對方現下的表情。
是滿足呢,還是像剛開始一樣 眼神顯示出了哀傷?
「不…住手…」
「啊勒?小赤司哭了嗎?」
他伸手拭去對方頰上的淚珠,輕聲說道:「真的…很不舒服嗎?小赤司」
「……」只是皺著眉,搖頭。
「小赤司…」輕吻對方的額,黃瀨試圖想安撫他「真的很不舒服的話,說出來沒關係…」
「是我不好,不該強迫小赤司…唔?!」唇被堵住。
「我沒有說不舒服…」只見赤司漲紅了臉,丟了這句話。
「可…可是…」
「我討厭不聽話的狗。」
他淡淡的繼續說:「但如果剛才的話是涼太你的心聲…」
「?」
「那今天就隨便你好了」
「真的?!」
「不要就算了,我現在很冷想去洗澡。」
「我沒有不要──!!」黃瀨使勁的搖頭想抓住對方欲撐住起身的手腕。
「小赤司我最喜歡你了──!!」接著就是往對方身上猛親。
「什麼跟什麼啊…」有些好笑的撫摸對方的燦金色髮絲。

我也喜歡你喔,因為今天的這個特權可是因為你才給的。

-
-
-
不過這個念頭到了隔天,因為腰際的痠疼感而讓赤司想將其打消。

//結局二,虐向注意//

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在不知道黃瀨第幾次的抽插,赤司的眼睛已經開始慢慢失焦。
淚水模糊了視線,下身傳來的痛楚與生理上的快感逐漸侵蝕著自己的意識。
「哪,小赤司出點聲音嘛?」
耳邊傳來最熟悉但是此刻最不想聽見的聲音。
為什麼?明明曾是自己今生的摯愛,此刻卻痛恨這樣的他。
為什麼?明明曾經溫柔的對待自己,此刻卻被粗暴的對待。
「還是閉緊唇,不願出聲嗎?」聽起來黃瀨現在相當享受、從容。「算了,也無妨」
「……」
他好氣,好無助,好痛苦。
臉上的水珠,是方才沒擦乾的雨水亦或從眼眶留出的淚水?他已經無力去判斷了。
瞥向對方腹部上的白濁,他很清楚知道是自己的。
不過看了他卻想笑。
原來就算不願意,身體還是會乖乖表現出本能的生理反應嗎?

好痛呢。

大概流血了吧?
從後庭流出了液體,也許是腸液和血液的混合物也說不定。
而黃瀨似乎豪不在意的繼續侵犯著對方。不斷的將自己滿溢出的慾望射進對方體內。

何時會停止呢?不知道。
現下赤司只知道,自己快被吞噬殆盡。無論是意識還是身心靈。

──將被黃瀨涼太那名為『慾望』的東西給吞噬。
+---------------------------------------------------------
親友點文。
可是半強迫式的H文我實在是寫不出來阿(淚
所以乾脆另外寫結局二,完全強迫式(去死
不過好像不少人喜歡耶(鬆口氣(不是



/百合向,哲奈微病

我一直在注視著妳。
看著妳,想著妳。
妳有注意到嗎?
注意到的話,給我點『回覆』吧,不然的話…

***

「嗚啊──超煩的啦──」
耳邊傳來了有些高分貝的抱怨聲,涼子同學正捧著手中的筆記本和教科書哀哀叫。
「涼子同學如果妳想這學期成績過關就請乖乖唸書吧」
我淡淡的給予回應,並用原子筆指著下一道題目:「接下來是這題,這題妳哪裡不懂?」
教人並不是我擅長的,不過至少對方常錯的題目我大致上都會,稍微解說一下應該是沒問題的。
再說,要是不把握住這次的機會,我黑子哲奈就是個大傻瓜了。
「唔唔…我全不懂」
嘟著櫻紅色的粉嫩小嘴,清秀的眉宇微微蹙起。
這般的可愛的模樣也難怪校內外都不少人戀慕她呢。

──不過,誰也別想將她從我身邊搶走。

「好吧」我耐著性子從頭開始講。「首先呢,要先列出一個方程式出來,然後…」
現在時機還沒成熟,得多跟她賺點人情。
雖然教人有點累,不過這是個讓涼子為我加分印象的好機會。
一步一步,慢慢來,然後再將其佔有。

吶,趕快多認識認識我吧?
我一直都在注視著妳喔。

涼子同學。
+---------------------------------------------------------
請不要懷疑作者有病(沒人會懷疑#
糟糕我真的越來越喜歡病奈了(攤手
所以我要繼續當自耕農(NO



雙黑/兄妹設定,病奈注意

『妳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們還是當兄妹就好。』
這段話不停浮現在我腦海中。

啊哈哈,是這樣嗎?
可是我還是無法釋懷啊 哥哥。
我們是兄妹沒錯,但是我可不想承認這層關係。
倒不如說,其實哥哥你只是想把『兄妹』當做藉口吧?
我知道的喔,你很喜歡黃瀨君。
即使嘴上說著沒有,我跟你做了十幾年的兄妹可不是當假的,自然能從你的眼神看出來。
不過,知道你喜歡他那又怎樣了?

***

「呵呵,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呢?」唇角難得的勾起明顯的弧度,連我都有點訝異自己可以笑得這麼開。
這是因為『愛』吧?
『喀…喀…』手中扭轉的瓶蓋發出聲音。
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這樣的方式呢?

──被自己的妹妹做成標本來收藏。

「吶,哥哥」我放下瓶子,朝向已經沒有體溫的他身邊湊近「還記得嗎,我五歲時跟你立下的約定?」
『哲奈以後要跟哥哥永遠永遠在一起喔!』
過往的回憶依舊清晰,我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可是你卻想毀約,真過份呢」
「不過沒關係,我原諒你。畢竟你是我最愛的哥哥啊」

──因為等會你就會再次履行約定了。
+---------------------------------------------------------
這是當天體育課朋友給我看派大星的截圖
截圖的那一集劇情被電視台鬼隱了,因為正是病病的派大星想把海綿寶寶裝進瓶子做標本
之後阿櫻的思想BJ4了…(淦
本來很擔心突然來這麼恐怖(?)的病奈會有人受不了,結果…有人按讚(艸
也出乎意料的沒有掉粉(被毆



/BG向注意,微甜

本來以為沒有人會注意到我的,也總以為今年生日也會和往年一樣。
獨自一人、很平常的度過。
一直以來,總是存在感薄弱的我,已經習慣大家對我『無心的漠視』了。
就連家人也常會遺忘我的存在。
沒關係的,只要他們還記得黑子哲奈這個人就好,我不怪他們。
可是呢,今年的所有一切好像是夢一般。

***

「哲奈,妳在這啊?」不知什麼時候,赤司君進來圖書室,朝我的座位走來。
「赤司君找我有什麼事嗎?」我闔起手上的書本。
如果是平常時候,赤司君總是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 很少會來找我,只有部活結束時我們才會一起回去。
可是,現在明明是午休時間啊?
「妳連自己的生日也不記得嗎」他淡淡的笑著,並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盒小巧漂亮的盒子。「生日快樂」
「呃?生日?」他說生日禮物?我有跟他說過我生日嗎?
「赤司君你怎麼會知道…」
「別小瞧我的情報網喔,我蒐集情報的能力可不輸給五月」
「…說得也是」我盯著盒子看,「可以現在拆開嗎?」
「可以,不過在那之前 先把眼睛閉上吧,我還有一個禮物要給妳。」
「?」是什麼呢?我乖乖的閉上眼睛。
「……」
「──?!」好像…有股熱熱的溫度覆蓋在嘴唇上?!
「喜歡嗎?」
「咦…赤司君?!」
好奸詐!!居然擺出一副得逞的表情!!
「我一直都有在關注哲奈妳喔」
「?」
「妳一定常常在想,以後的生日 還有每一天也是平凡的度過對吧」一語道破。
「不過哲奈似乎沒發現我呢」
「赤司君的意思是…」
「嗯,以後的每一年、每一天,我都會待在哲奈的身邊。」

好開心。
活了十幾年,從沒這麼開心過。
一直是孤單一個人的我,總算有陪同的人了嗎?
赤司君,謝謝你。
「那麼以後還請多指教。」我回以微笑。

以後的每個日子,有你在身邊一定會很開心的。
+---------------------------------------------------------
如果我沒記錯好像是練手感寫的
想寫甜甜的赤黑但是灑得不夠多…手感君你快回來好嗎(倒下
不過這樣清水的赤黑我很喜歡w



/百合向,病奈注意

在我眼前,是一大片的鮮紅。
豔紅如火的血泊中躺著一名少女。
少女漂亮的金髮在血紅中顯得特別醒目,白皙的臉蛋沾染著些許的血,不過還是很好看。
我蹲下來,看著她那充滿驚恐的琥珀色雙瞳。
「涼子同學想說什麼嗎?」我看向她那微啟的雙唇,開口問道。
「……」
但好像是身體太虛弱了,連話都說不出來。湊近聽也只聽得出一點點氣音。
「根本聽不見呢,」我淡淡的回答。「不過大概猜得出妳在想些什麼。」
我勾起淺笑,「『小黑子妳怎麼會這樣?我們不是朋友嗎?』這句對不對」
我自顧自的繼續說:「可是我根本不當妳是普通朋友喔。」
而是比朋友關係更進一步的。
「妳一定不知道,我有多喜歡涼子同學。」
喜歡到無法自拔呢。
「可是涼子同學都沒發覺,真是遲鈍的人。」
「不過就算察覺了,也會繼續維持現下的關係吧?」
所以呢,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想辦法得到。
我不惜弄髒雙手,也要得到妳。

──我對妳,就是這般的喜歡喔。
+---------------------------------------------------------
發神經(X
不過開頭我好喜歡喔(不要這樣



/虐向

「吶,小赤司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對吧?」
「說什麼傻話?」
你用書本輕敲我的頭,沒有再回答。而我在你那淺笑中看出你的答案。
小赤司,我果然最喜歡你了。
可是你居然毀約了,真過份。
-
-
-
-
「小赤司,不是說好要永遠在一起嗎?」
輕撫對方白皙的臉頰,蒼白無血色,也沒有殘存的溫度了。
那依舊漂亮的豔紅髮絲宛若在告訴我一切都是夢。
無奈在我的指尖碰觸你的臉時,我就知道這不是場夢。
是現實,令人絕望的現實。
「吶,小赤司,你真的好過份…」
淚水不爭氣的落下,一滴滴的落在你的制服上。
我將手中的信件用力捏緊,放任它被我的手捏皺。
「丟給我這封信,還叫我好好連同你的份一起活,算什麼嘛…」

『給涼太:
其實我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之前都沒告訴你,只是不想讓你擔心罷了。
當你看見這封信時,我應該也嚥下最後一口氣了吧?
說再多都沒有用,所以我就不說病因了,總之 再見了。
請連同我的份一起活下去。
赤司 筆』
+---------------------------------------------------------
其實這是看親友外拍的照片噴的梗。
可是親友是拍甜甜的黃赤(###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噴出虐文的



雙黑/兄妹設定,病奈注意

「吶,哥哥喜歡我嗎?」
淺笑望向對面的那人,對方只以沉默回應。
自繃帶下的那雙眼眶似乎流下了眼淚來,把繃帶浸濕後滑落臉頰。
「話說繃帶也差不多該換了。」
我拿出醫護箱,「沾了好多灰塵,再拖下去可能會讓其他部分感染發炎呢」
他沒有回應,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的讓我把繃帶拆下。
白色的繃帶底下露出了兩個窟窿。
是的,那兩個窟窿本來是靠著神經連接眼球的部份。
我熟練的將乾淨的繃帶纏繞在他臉上,好遮住那雙駭人的空洞。
本來我是不在意的,不過為了衛生問題,還是替它纏上繃帶得好。

──畢竟我的目的只是想奪走他的雙眼,好讓他再也看不見這個世界,永遠待在我身邊罷了!

「吶,你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自從『那一次』之後,他似乎受到了相當大的打擊,之後完全閉口不說話。
不過沒關係,我不介意。
「這樣子,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喔 哥哥?」

永遠,在一起。

文章配圖(圖大請另開分頁)
+---------------------------------------------------------
某天畫上面那張圖越畫越開心就決定掃描上來之後來配篇文(炸
病奈我好愛妳(抱緊(欸
有同學看到這張說哲也畫得很不錯
呵呵繃帶很好啊(不是
然後哲也君的骨架先別管了我實在是不會畫腿(炸
改天會去找骨架參考圖的…
另外哲奈的誠凜制服我畫得很愉悅(#



615日/砂糖向

「青峰君,你猜猜看,對我來說最開心的是遇到什麼事?」水藍少年輕輕問著,嘴角似乎勾起了不明顯的弧度。
「……怎麼突然問這個啊」青峰撓撓後頸,「很難猜啊。」
「好吧。」他拉了拉對方的袖子,「請青峰君蹲下來一下」
實在是不懂戀人在想些什麼,總之還是乖乖照做了。
下一秒,有股軟軟熱熱的溫度覆上臉頰。
「最開心的,莫過於那一天我在體育館遇見青峰君。」黑子露出甜甜的淺笑,又道:「雖然是因為赤司君才讓我站上球場,但是 沒遇到青峰君,就不會有現在的我了」
「能遇見,並喜歡上青峰君,真是太好了」
聞言,對方也笑了。
「我也是喔,哲。」
+---------------------------------------------------------
老實說這是壓線作品
問bz大神結果他的結果不準啊
他說我會沒手感要我別寫結果我還是寫出來了(炸
615快結束的時候看到關注繪師放了青黑圖害我手癢不顧結果
於是(ry(#
個人滿喜歡這樣的青黑,雖然還是寫得不夠到位 不過清清淡淡的才是帝光青黑啊!!!!!!!(What
這就是我喜歡這篇的原因(走開



/人渣黃注意

早知道就不要放鬆戒心了。
早知道就應該堤防一下他。
早知道,再多個早知道也無法挽回。
啊啊,真可笑呢。
只因為對方是熟人就鬆懈,太不像我了啊。
「吶,小赤司,要吃點東西嗎?」
又來了,又是那個令人討厭的臉。
「別這樣看我嘛~」你勾起一抹笑,「雖然這樣的小赤司也很可愛」
「煩死了。」我嫌惡的丟了一句話。
根本不想看見他的臉。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死了。
要是手腳沒有被綁住,真想把他殺了。
「好吧」
你沒有再說話,把書包丟到床上就出去了。
我則是垂下眼簾,想睡一覺好暫時逃避現實。
只是事情並不如我所願,當天的片段記憶一一浮現在我腦海中。

***

『小赤司,要不要來我家?』
你露出平常一貫的笑容向我邀約,我沒有遲疑。
『要做什麼?』
『教我作業,可以嗎?』
看來是項簡單的工作,無所謂 當作打發時間也好。
『可以啊。』
-
-
-
-
『做什麼?!』
『小赤司真的以為我只是要請你教我作業嗎?』
琥珀色的瞳閃著邪魅的光,上揚的嘴角看起來非常不單純。
『本來以為小赤司很敏銳的,看來是我高估了』

***

好痛…腰際間的痠疼感雖然已經消逝,但是股間的傷口使我稍微一動就會痛。
不過算了,我懶得去想了。
不管是過去隊員之間的情誼,還是現下的情緒。多想也是無用的吧?
手腳被綁得牢固,毫無掙脫的機會。

──這次,我是真的失算了。

「哈哈…」我在無其他人的房間裡乾笑。
「哈哈哈…」

笑自己的愚蠢。
笑自己的傻。
笑自己的天真。
笑現在被牽制住的自己。
+---------------------------------------------------------
我可以說這是我看完某片教育部的宣導影片噴的文嗎(被滅
本來想寫H結果寫著就變成暗示而已了(妳
不忍說最近越來越喜歡寫人渣黃,然後這是黃瀨生日前兩天寫的(毆
順帶一提我挑的BGM媽機詭異,我當時聽的是初音ミク的Last Smile(X
這首歌柔柔的很治癒(####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