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黑黃】無題。(性轉慎入)

『食用注意』
新世界注意,GB向
H有,黑子哲奈×黃瀨涼太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聽說,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把玩著對方頸上的領帶,從容說著。「那你就來當我的實驗對象吧?」
「唔──」
金髮少年不安分的扭動著身子。嘴被塞了布塊,只能發出『唔』、『嗯』之類的聲音。
「黃瀨君想逃也逃不掉喔。」
在他面前的是穿著誠凜高校制服,留著一頭柔順天藍色短髮的少女。
「普通的繩子,如果太低估黃瀨君的力氣一定會被扯斷的。」哲奈將臉湊近對方,注視著那雙漂亮的琥珀色眼瞳。
「所以我用的是鐵鍊喔。黃瀨君有沒有覺得手腕被冷冷硬硬的東西給禁錮住呢?」
無視對方有些絕望的眼神。「嘛,廢話不多說了,趕快開始吧。我可是籌劃這計畫很久了呢。」
伸手把對方嘴裡的布塊拿掉,又道:「本來想等一切都就緒了再讓你說話,現在好了喔。」
平常那張無表情的撲克臉浮現出淺笑。「待會…不好好叫出聲讓我聽聽我是不會放過你的,黃‧瀨‧君。」
說完,便用力扯下對方的領帶,並逐一解開襯衫鈕釦。
暴露在少女眼中的,是白皙姣好的身材。
輕捏住淡粉色的紅蕊,黃瀨如預期般的顫抖了下。
「唔……」
「阿啦,這樣就有點反應了啊?看來黃瀨君是處男吧。」
毫不在意似的繼續捏擠、刺激對方,「還以為黃瀨君在模特兒界也會幹些黑暗的手段呢……上床之類的?」
「……哲奈妳不要太過分了!!唔嗯──」
「很多名人都這樣啊。話說你還願意叫我『哲奈』啊?」
嗤笑了一下,用毫無感情的眼神說著:「真是個笨蛋呢,被我這樣侮辱了還願意叫我的名而非姓氏。」
「妳──」
「我怎麼了?不管黃瀨君怎麼罵也沒用啊。」停下手中的動作,她的表情看來和平常一樣,不像剛才說出冷酷話語的人。
「話說,黃瀨君有沒有想過在哥哥的身上咬出自己的痕跡呢?」
「什麼?」
「哥哥啊,你心愛的黑子哲也。」
故意的。她是故意的。
她很清楚,提起黑子的名字對方一定會有很大的情緒波動。
「不要連小黑子的名字都被妳拿來侮辱!!!他可是妳的哥哥啊!!!」
果不其然,黃瀨隱忍已久的情緒只因為單單一個名字就爆發出來。
「果然是很喜歡啊……」聳聳肩,將手搭在肩頭上。「不過既然是處男那應該是沒咬過了吧?」
「我來讓黃瀨君體驗一下,什麼叫做『刻骨銘心』的痛吧。」
在對方還來不及反應時,哲奈就俯下身,往鎖骨處用力咬下──
「啊啊──」
哲奈挑了鎖骨的位置咬下。
是『鎖骨』而不是鎖骨『附近』。
往肉最薄最少的地方用力咬下想必是相當痛的,更別說對方力道之大可以咬出一個小傷口。
「嗯……」哲奈舔了一下唇邊沾到的一點血,「鹹鹹的。」
「不小心就咬出傷口了哪,抱歉。」嘴上這麼說但看起來似乎沒有反省之意。
「如何啊,『刻骨銘心』的痛?」
「……這麼做有意義嗎?」
「嗯?」
「妳說妳想實驗,但是,這麼做有意義嗎?」黃瀨的聲音沒有起伏。
「我不懂妳為什麼非要找我,也不懂妳為什麼會有這荒謬的想法。」
「想要知道嗎?」淡淡的聲音從少女的口中傳出,哲奈用食指輕抵著自己的唇。「那我就告訴你我真正想的事情吧。」
「因為我喜歡你,可你的眼中卻只有哥哥。」此話說出的同時,哲奈依舊不帶任何的表情變化。
「會這麼做的原因只是想滿足自己的私心而已喔。」淺淺一笑,隨後又歛起笑容,用食指勾起對方的下巴。「至於實驗只不過是順便而已。」
「什麼私心……妳的想法我無法理解。」
皺眉。
黃瀨對於眼前的少女感到有些頭痛,這種詭異的心態究竟是怎麼萌生的?!
「不用理解沒關係的。」
手指緩緩向下滑動,移至褲頭。「黃瀨君只要負責配合我就好了。」
「妳想做什麼?!」察覺到事情不對。想阻止對方無奈自己的手被鐵鍊禁錮住。
「我不是說了嗎?黃瀨君應該聽得出我句裡的意思才對呀。」沒有正面回應,手邊的動作也仍舊繼續。
因為對方的行動被自己牽制住,所以哲奈很輕鬆的就將對方的長褲和底褲給一把扯下。
很順手的握住棒狀器官,開始逗弄起那稚嫩的分身。
不用多久,對方便起了反應。雖然當事人閉緊嘴巴死都不願出聲,不過身體總是比人心還要誠實許多。
「果然如此呢,就算是像黃瀨君這麼純情正派的人也是經不起挑逗呢。」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豪不客氣的說。「即便對方是女的。」
「閉嘴……」
「生氣了?我想也是。」不在意的聳肩,手繼續帶著節奏性的搓揉那處。
「我無所謂。不管是怎樣的黃瀨君,我都喜歡。」
說完,便將那前端微微滲出白液的稚嫩推入口中。
濁白的液體滑落喉頭,只嚐到淡淡的類似魚腥味的奇特味道。
黃瀨涼太的味道。

吞噬、侵蝕、佔有。
屬於黃瀨的一切通通是她的。
心不屬於自己沒關係,至少現在他的身體都是自己的。
「反正你也還沒鼓起勇氣向哥哥告白,不如就忘了他吧?我可是愛著你的喔。」

------------------------------------------------------------
半點文吧?
某次親友說很想看哲奈壓著黃瀨做完全套,然後我又發噗詢問會不會有人雷(結果是出乎意料的受到支持)
然後我就寫了。雖然我寫不出全套 文筆太弱了(#
然後這次的注意事項難得標紅字是因為我想說可能很多人看到膩了不會去特別注意粗體字所以我乾脆標紅字
這種黑暗新世界的題材還是謹慎一點的好(妳鎖密碼算了#
話說,哲奈醬妳好棒喔喔喔喔喔我更愛妳了喔喔喔喔喔喔病嬌奈讚啦QHQQQQQQQQQQQQ(被拖走
然後前兩天畫了很像貞子的哲奈從SAI畫布爬出來催我這篇文(妳真的很無聊#),被碰有說『真的是病得不輕啊(笑)』
哎,既然你笑了那我當這句是讚美好了(碰有是病嬌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