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黑籃‧黃黑 】《籠》‧章八

『食用注意』
BG向黃黑,黃瀨涼太×黑子哲奈
>半架空,妖狐陰陽師設定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古老的規定,不合理的約束,控制著如魁儡般的小妖狐。
『牠』,是妖怪與人類產下的結晶,是妖怪村裡的異類。
要懲罰『牠』。父母已經逃亡了,就把過錯都推到『牠』身上吧!

──永遠的囚禁、永遠的替我們做牛做馬,但是永遠都不准再踏進村裡一步……

------

「小赤司可以吧?帶小黑子回去?」黃瀨不管哲奈的反應,望向赤司。「小赤司也很久沒和小黑子說話了,一起回帝光可以吧?」
「我沒意見,」赤司聳肩,然後眼神飄向另一邊。「不過這得看當事人同不同意。」
「我不同意。」她很快的回絕。
「咦咦小黑子不一起來嗎?!一個人在這座森林裡多無聊!!」
當然馬上引來了黃瀨強烈的反對意見。
「……如果能像你這樣任性該有多好?」哲奈垂下頭,略長的瀏海蓋住她清秀的臉蛋。「我不是『不想』離開,是『不能』離開。」
「咦?為什麼?」
「這和黃瀨君沒有關係。有時候知道得太多反而會惹禍上身。」
「我的話就沒問題了吧?」赤司向前走近對方。「如果你是擔心涼太受到傷害,那妳可以告訴我吧。」
「不是只有這個問題,」她搖搖頭,「如果連赤司君也被捲進來,相信紫原君可以保護你的,但很難保證有其他後遺症。」
「無所謂,反正我早就看不慣那群老狐狸了。」他雙手抱胸,滿不在乎的說著。「就算會有什麼後遺症我也無所謂。」
「所以說吧,至於涼太那裡……」
「我不會聽!」黃瀨乖乖的用手捂住耳朵。「所以小黑子妳可以放心跟小赤司說!」
「……不了,你們回去吧。」
「好吧。」他抓住哲奈的手腕。「不過妳得跟著走。」
「咦?赤司君?!」本來鬆了口氣的哲奈手腕突然被抓住,她不解的看著眼前那抹赤紅。
「我不能離開啊!」
「涼太,走了。」他提醒黃瀨跟上他,然後轉過頭回答身後人的話。「我知道妳不能離開,但是既然沒有結界限制妳的進出,我就強行把妳帶走。」
「小黑子妳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妳的喔!」似乎是忘了不久前才被對方救過,黃瀨信誓旦旦的說著。
「……不知道誰不久前才被我救回來。」哲奈淡淡的吐槽。
她嘆了口氣,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彌補被破壞的規定了,不如順其自然。
打從救了黃瀨的那刻起,她已經『無處可去』了,被殺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這次被帶出來或許可以延遲被殺的時機?
說來可笑,本以為對生死不怎麼在乎的她突然有種『想多活幾天』的念頭。
不過這有個風險,赤司的能力比自己來得強所以姑且不提,黃瀨只是一介普通人類而已無法自保,要是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害他受傷豈不是太無辜了?
「哲奈,快把耳朵和尾巴藏起來,還有隱藏妖氣。」
赤司的一句提醒將哲奈從混亂的思緒中拉回現實。她起先微愣了一下,發現已經來到森林入口和城市的交界處時才趕緊偽裝成人類。
但儘管是妖怪,妖力也是有限制的,譬如哲奈身上與現代人不搭嘎的陰陽師服裝沒辦法做替換。
「呃……好像很多人往我們這裡看耶……」到了街上,黃瀨感覺到了不太自在的視線,雖然平時在學校常被女生盯著看。
「因為我的衣服和你們不同吧。」即使自身存在感有點低,不合時代的服裝在此時也會顯得特別醒目,對此哲奈有點困擾。
「我想有一半也是涼太造成的。」
「欸?!」
赤司不忘補充一句:「你沒做偽裝難怪不少女生都在看你。」
「咦咦?!」聽了赤司說的他才想起自己當初跑到森林時是放學的時候,所以平常偽裝用的配備都放在家中。「那我們趕快回學校吧!」
「咦可是……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看了看手機的時間,才猛然想起當下還沒到放學時間。「小赤司你是請假來找我的嗎?」
「是啊。」赤司加快腳步。
「你已經翹掉早上的練習了,你覺得我會坐視不管嗎?」搭配著句子的是帶有低氣壓的笑容。
「嗚嗚小赤司饒命──!!」黃瀨哀求著赤司,哲奈似乎從黃瀨身上看見企圖討好主人搖晃的狗尾巴。
這就是黃瀨君與赤司君平常的對話嗎?
想到這裡,哲奈不禁笑出聲來。
「咦小黑子妳笑什麼?!」
「沒什麼,」她搖搖頭,淡漠的臉上掛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淺笑。「只是覺得赤司君來到這裡,認識黃瀨君你們變快樂了呢!」
「是嗎?」黃瀨只覺得赤司很可怕。
「是啊……比起在村莊裡真的輕鬆、快樂多了。」
「到底怎麼回事啊?小赤司以前難道也發生了什麼嗎?」才剛釐清完這兩人的身份和關係,現在又冒出了不少問題。黃瀨覺得腦袋快炸開了。
「……知道太多可能會招來麻煩,黃瀨君你確定你能承受?」哲奈反問了黃瀨。
雖然和他相識只不短短幾天,哲奈卻有『不好好珍惜他會後悔』的感覺。不明白為什麼,但哲奈還是選擇順著直覺辦事。
「我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但我願意。」
黃瀨沒有正面回應,但是眼神很堅定。
「小黑子我說過我會保護妳的,」他輕握住對方纖細白皙的手掌,「哪怕對方是妖怪,我也會保護妳喔!」
溫熱的暖意從對方的手中傳遞至手心,屬於『人類』的溫度。

她想起了父親的臉。
他也是一名人類,與母親相識、相戀,生下她。
不,或許說是『它』會比較恰當。
不被族人認同,『多餘』的存在。

「嗚哇小黑子?!」
哲奈將手甩開,清澈的湖水藍眸蒙上了一層混濁。

------------------------------------------------------------
決定這篇開始每章節都寫多一點ˇwˇ
不然實在分太多章了(噴
現在才寫了整篇故事的三分之一就分了8個章節了(爆
字數分配不均啊我這白癡!!!!!(噴
然後也差不多要進行虐向故事了呵呵(呵屁
哲奈的故事真的是讓人媽機心疼,但她的身世套在現代故事中也算是常見的問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