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黑籃‧黃黑 】《籠》‧章九

『食用注意』
BG向黃黑,黃瀨涼太×黑子哲奈
>半架空,妖狐陰陽師設定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小黑子?」黃瀨擔憂的喚著對方的名。
「……」哲奈沒有回話,看著對方的眼神漸漸失焦。
「哲奈?」察覺到異樣,赤司的臉色嚴肅起來。
「……不……要……」湖水藍的眸子透露出無助與迷茫,此時她的眼神就像是被丟棄的動物般。「請讓我……活下……來……」
三人之間的空氣飄散著破碎的片語,內容也算不上是正向。
「涼太,把她揹去你家,學校那邊我先過去處理,晚點再去找你。」他叮囑了幾句後離開,離開前眉宇似乎又皺緊了幾分。
「喔好,小赤司麻煩你了!」他將哲奈揹在後頭,「小黑子我們走囉。」
實際揹起來,黃瀨才發現對方的體重比想像中要輕很多。
雖然對方本來就看起來很瘦弱,但是揹起來又和想像中有一大段差距。
怎麼說呢,像是在揹小孩子一樣,而且還是幼兒園體型的小孩。
想到這裡,黃瀨就有些心疼。
到底這位神秘的少女平時都吃些什麼呢?體重居然出奇的輕。
就算妖怪和人類本來就不能比擬,這差距也太大?
皺起眉,黃瀨加快腳步往回家的路上走。
「小黑子……妳到底還有什麼事沒告訴我呢?」
後頭沒有回應,只有平穩的呼吸聲。

------

她覺得身體很重。
全身像是被壓住一樣,使不上力。
周遭都是嘰嘰喳喳的交談聲。音量不大,但很多人同時一起交談的時候還是能將她吵醒。
不過她現在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閉著眼睛靜靜聽著。
『要怎麼把它處理掉?』
『直接殺掉不是最快?』
『那種妖孽只是殺掉而已也太便宜它了!』
『不如……讓它替我們做點事,同時把它驅逐出境?』
哲奈聆聽著周圍大人們的談話。
她很清楚,那些人口中的『它』就是指她本人。
『什麼意思?』
『呵呵,就是……』

------

「小黑子,醒了嗎?」
睜開眼,四周不再是刺耳的交談聲,而是陌生的環境。
而映入眼簾的第一個畫面是留著一頭燦金髮絲,臉上掛滿擔憂的黃瀨。
「黃瀨君,這裡是哪裡?」哲奈將身體撐起,頭有些暈眩所以用手稍微扶住。
「這裡是我家,小赤司要我把妳揹回來的。」見對方還有些虛弱,黃瀨趕緊扶著她。「話說小黑子還好嗎,要不要再多躺一會?」
「不用。」她搖搖頭,「赤司君呢?」
「小赤司他去學校處理事情,晚點就會回來了。」
哲奈沒有回話,對話就此結束。
黃瀨想了一下,然後開口。「小黑子,可以問妳問題嗎?」
「請問。」
「剛才妳昏倒前自言自語,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昏倒前說的話?」她想不起來昏倒前有說了些什麼,只記得她下意識的甩開了黃瀨的手。
「妳說了『不要』和『請讓我活下去』,而且講的斷斷續續。」他不自覺的將手握緊,「小黑子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私人問題,恕我無法奉告。」她垂下頭,不願面向黃瀨。
「小黑子,妳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咦?」她抬起頭,不解。「我只是不希望黃瀨君被牽連進來……」
「我說了我願意承受的啊!」
「……」
房間又安靜了下來,哲奈揪著蓋在她腿上的被單,不發一語。
黃瀨則是賭氣似的賴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叮咚──』
兩人僵持了十分鐘左右,響起的門鈴打破了尷尬的氛圍。
『叮咚──』
但黃瀨似乎不想起身去應門,門鈴又響了一次。
「黃瀨君,赤司君回來了。」
「……小黑子不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就不起來!」黃瀨像個小孩子一樣嘟著嘴說道。
「赤司君生氣也不要緊嗎?」
「……我去就是了。」聽見赤司會生氣的關鍵字後黃瀨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去應門。
「涼太,怎麼這麼久才來開門?」一進門,赤司就問道。
銳利的紅眸掃過整間房,看來似乎不是有什麼要緊事耽擱到。
「呃……我……」不知道說出實話會怎麼樣,不過說謊被發現的話會更慘,黃瀨猶豫著要用什麼措辭來解釋才好。
「算了,我問哲奈。」乾脆無視要說不說的黃瀨,赤司直接問坐在床上的哲奈。「剛才你們發生什麼事了?」
「咦?」話鋒突然轉向她,哲奈愣了一下。「這……黃瀨君剛才像個小孩子一樣在賭氣。」
「小赤司你聽我說,那是因為小黑子不告訴我剛才昏倒前說的那些話的意思!」黃瀨趕忙補充。
「昏倒前?」他將背在肩上的包包放好。「把你的手甩開後說的那些嗎?」
「對!小赤司你知道什麼嗎?」
「不,涼太你想問的我也想知道。」他望向因體虛而無力隱匿狐耳狐尾的哲奈,「別再避開話題了,告訴我們,我離開村莊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赤司君可以,但是黃瀨君被捲進來的話……」「哲奈,妳顧慮太多了。」
赤司打斷她的話,接著繼續說:「我相信涼太他沒有問題的,雖然他是人類,但我看人的眼光絕對不會錯。」
「就是嘛!小黑子妳要相信我啊,我說過我會保護妳的!」黃瀨握住對方的手。
這一次哲奈沒有再甩開黃瀨的手了,她猶豫了一會才開口說道。

「在赤司君你離開村莊後的一個禮拜,有一群狐狸把我打昏,醒來時我是睡在倉庫。」
她憶起往事,平淡的面容訴說著陰暗的童年。
「牠們對我說:『從明天起妳不能再踏進村莊一步,妳要為我們效勞。把迷路的人類引進村莊裡,做為我們的美食。』」
「等等,為什麼妳會被驅逐出境?!」黃瀨忍不住插嘴。
「可能是因為哲奈的身分比較特殊吧。」赤司代為回答,「她的母親是狐妖,父親是人類。按照村裡的規矩,不是純血種的狐妖都要一併殺掉。」
「是的……」她淡淡的為赤司的解釋做了一點補充:「但是牠們為了自身的利益,不將我殺掉,反而要我替牠們效命。」
「但是這很不合理,所以我就偷偷的加了一項規定給自己,『凡是有人類誤闖進森林深處,必給他七天的時間活命。如果倖存下來就放他走出森林,反之則獻給村裡的大家。』但是至今為止除了黃瀨君以外沒有人活著出去。」
「然後是關於黃瀨君問的,『請讓我活下去』這句的意思……」休息得差不多,頭已經不再暈眩,她緩緩站起身。
她將衣服的帶子解開,僅剩遮蔽重要部位的薄布,露出白皙但傷痕累累的軀體。
「好幾次都被抽打到快斷氣了……」她將衣服穿起。不同於兩人驚訝的眼神,哲奈的態度完全不像是被施暴過的樣子。「剛才會下意識說出那種話或許是在反映我潛意識的求生本能?昏睡時我夢見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所以你們才會聽到我這麼說。」
「小黑子……」黃瀨上前擁住對方,輕拍對方的背。「這段時間以來,委屈妳了……」
哲奈沒有說話,被抱住的那一刻有些愣住,而後只是站在原地任由對方抱著。

------------------------------------------------------------
這次寫了兩千多字好高興^q^(#
雖然這篇寫得有點卡(X)不過能順利寫完真是太好了(躺(欸
話說寫到哲奈脫衣服那段會不會有人以為哲奈要全脫?(幹
全脫就不是哲奈本人脫了一定是黃瀨去脫(ry(幹

是說,黃黑翁確定會出本子
題材是這個系列的番外,不過是腐向 ←
如果不讓小黑子性轉回來的話我就不能出R18了不然會自雷(####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and may also56940

<a href=http://www.restaurant-leprieure.com/include/polo.php?u=219823> ralph lauren montaigne</a>
3 fascinating World Cup cities in Braz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