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黑籃‧黃黑 】《籠》‧章十

『食用注意』
BG向黃黑,黃瀨涼太×黑子哲奈
>半架空,妖狐陰陽師設定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滴……答──滴……答──』
房間裡的時鐘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規律發出滴答聲。
哲奈從床上坐起,將蓋在身上的棉被摺好然後下床。
不知是下午昏倒過的關係,亦或是睡得太多的緣故,她覺得腦袋有些昏沉,睡不著覺。
「黃瀨君?」走出房門想去陽台吹風,恰巧碰見黃瀨靠著陽台的欄杆,似乎是在想事情。「睡不著?」
轉過頭,「對呀,小黑子也是?」
「……嗯,大概是睡多了。」她走到黃瀨旁邊,手輕搭上欄杆。

夜晚的風很涼爽。微風吹起她的髮絲和衣服,使其輕柔的左右擺動。
配上那嬌小的身形,黃瀨產生了用手觸摸會穿透過去的錯覺。
「小黑子……」
想起下午時看見的無數傷口黃瀨就一陣鼻酸。
「妳說傷不痛,其實是騙人的吧……」
「真的不痛。」她搖搖頭,「這些傷是幾十年前造成的了,早就不痛……唔?!」
黃瀨忍不住再次擁住對方,「小黑子妳應該知道我說的不是表面上的傷口!」
「我都知道的……其實在小黑子心裡,那些陰影都是永遠無法抹去的傷痕。縱使傷好了,受傷的心也無法修復。」大手撫摸著對方背脊,好似母親哄著受盡委屈號啕大哭的孩童。
「……」她沒有說話,只是任由對方藉由這種方式安慰自己。

黃瀨說對了,哲奈知道他問的不單單是皮肉傷這麼簡單的問題。
但是坦承自己受盡了委屈又如何?坦率的在他懷中放聲大哭又能如何?
她早已捨棄了情感表達的能力了,若不是刺激過大,她根本不可能在任何人面前坦率的表達心情。

哭沒辦法解決任何事情,不如冷靜以對。
笑只是一時的應對方式,誰知道自己的笑容是真是假。還不如都不要笑,她寧可被當成是毫無感情的冷血妖怪,也不願違背自己意願欺騙他人。
憤怒只不過是將負面情緒發洩在物品或別人身上,毫無意義。
──既然這些情緒表達都沒有用處,那還不如通通捨棄。

但時間久了也是會疲累,好幾次她都希望自己可以像個小娃兒一樣毫無顧忌的大哭大鬧。
但無奈長時間的偽裝,她已經忘記怎樣才能放聲大哭。
所以她真的很羨慕黃瀨可以沒有一絲猶豫的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與情緒。
想笑就笑想鬧就鬧,好像沒有任何壓力似的。
「小黑子。」
「什麼事?」
「我喜歡妳。」他放開雙臂,認真的說道。
「……你是認真的嗎?」她的臉上讀不出一絲情緒,淡然的問道。
「當然。」
「我很謝謝你的心意,」她禮貌的鞠了躬,「但我想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為什麼?」黃瀨有些失望,落寞的心情顯現在眼中。「小黑子不喜歡我嗎?!」
「倒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她轉身背對對方想要離開陽台。「而是身份的問題……」
「什……」「要是和我的關係太複雜,吃虧的會是黃瀨君。」
哲奈打斷他的話,接著繼續補充:「屆時不管黃瀨君有沒有反悔的意思,都有可能賠上性命。」
說完,哲奈便回去黃瀨的房間,不願再和對方多談這方面的事情。

------

到了隔天,因為是假日所以黃瀨沒有去學校,而赤司也為了看哲奈的狀況來到黃瀨家。
赤司看出另外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很微妙,但沒有打算當面問清楚。以他對這兩人的了解,他已經猜到十之八九是黃瀨導致的了。
「小赤司你說想看小黑子的情況,」為了打破之間尷尬的氣氛,黃瀨率先開口詢問赤司。「你覺得怎麼樣呢?」
「……」瞅了一眼對方,再瞄了一眼在旁邊喝茶的哲奈,「哲奈的情況如何,目前當然是涼太你最清楚不是?」
「我雖然說是來看她的情況,但我才剛來,你覺得我能瞧出什麼端倪?」
赤金色的雙眸銳利的在對方身上掃過一遍,他開口道:「還有涼太,你的開場白太拙劣了,想藉此忽略什麼的話還是免了。」
「咦?!」沒料到自己無心的問話居然被當成忽視微妙氛圍的拙劣台詞,黃瀨差點被茶嗆到。
「赤司君……」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哲奈終於開口,「謝謝赤司君費心探望我,我現在好很多了,不必用眼神責備黃瀨君。」
「沒什麼,」赤司露出無所謂的淡笑,「其實我今天會來還有另一個原因。」
赤司沒有繼續說下去,正當另外兩人疑惑想開口時,赤司的身後冒出了陣陣白煙。在白煙底下有個高大的形體,不久後白煙漸漸散去,露出了鳶紫色的髮絲和兩條尾巴。
「小紫原?!」「紫原君?」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小黃和小黑,你們好啊──」紫原慵懶的打了聲招呼,然後在赤司身旁坐下。

客廳內聚集了三妖一人。
紫原剛坐下不久就拿出不知從哪變出的零食,拆開包裝津津有味的吃著。身後的兩條貓尾開心的左右晃動。
「小紫原是……貓妖?」雖然已經聽說紫原是妖怪沒錯,但看著對方的兩條尾巴還是有些不肯定。「貓妖的尾巴都是兩條嗎?」
「唔……這個不一定。」嚼著洋芋片的嘴有些不清楚的發音,紫原看起來似乎不太想詳細說明。
「敦是貓妖沒錯,但更正確點來說應該叫他『貓又』。」赤司補充解釋,「基本上所有貓妖都是『貓又』,但一般的貓靈也會被我們視為妖怪的同類。」
「貓靈?」
「就是貓的靈魂,」他耐心的繼續解釋,「如果是貓靈,尾巴只會有一條。」
「話說……」哲奈開口提出了疑問,「赤司君請紫原君過來的原因是……?」
「小黑這麼久沒見了,還是一樣小耶,好像小動物。」將手指上的餅乾渣屑舔舐乾淨後紫原才回答問題。「至於我來的原因,是小赤要我來做結界喔。」
「結界?」
「對,」赤司瞧了一眼哲奈,道:「我們把哲奈帶出了那座森林,想必那些人會四處找尋她的藏身處,然後會找到涼太家。」
「為了避免這附近受到不必要的波及,我今天準備了些東西要替這屋子作結界,避避那些人的耳目。」
「這樣啊……感覺好像捲入了什麼事件呢……」聽完赤司的解釋,黃瀨覺得肩頭似乎沉了一些,也同時了解為何哲奈要一直強調會拖累自己。

------------------------------------------------------------
快一個月沒更了,以我的產文速度來說還真久(幹
不過最近真的是很懶得更,冷CP都快自耕不完了還更新這個(###
這陣子真的是餓到炸了(心靈上),餓到我都想去亂咬人(尛
冷也就算了,偏偏最近特別愛吃愛自耕的冷CP是逆CP(爆)
認識我夠久的都知道,大家ALL黑我偏偏黑ALL;大家赤黑我偏偏黑赤;大家青黃我偏偏黃青ry(之後以下略謝謝(#
尤其黑赤超不足的,還為了親友難得產的黑赤(黑)文搞到暴動洗回應(靠
就算是可逆CP,只要黑赤成分多一點我就可以暴動了!!!!!看我怨念多深!!!!!(太太妳離題很嚴重#

嗚嗚雖然還是最愛黃黑了可是為了自己產糧自己吃搞到沒動力更新真是哀傷啊……QHQQQQ(各方面而言
我真的很擔心到黃黑翁那天我還沒辦法把這個系列完結(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