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鬼徹‧白鬼】《吻痕》

『食用注意』
>CP白鬼。
是白鬼是白鬼是白鬼!(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X)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在脖頸上落下一個紅印,是對你的戀慕。
  在鎖骨附近落下第二個紅印,是對你的渴求。
  在腹部上落下第三個紅印,是給你的佔有宣言。
  你不明白也不要緊,因為這是只有我知道的,真正愛人的舉動。



  「喂,白豬。」
  不客氣的語句自白澤身下傳來,鬼灯瞪著在他身上不停啃咬的神獸。
  「嗯?」停下了在對方身上烙下吻痕的動作,白澤抬眼與鬼灯四目相對。
  「這是在幹什麼?」瞧見在自己身上的多處紅痕,雖然不太在意但是他很是不解。
  「宣示主權。」妖媚的丹鳳眼瞇成兩抹彎月,補充道:「雖然這些印子等你穿上衣服別人就看不見了。」
  「那這麼做有意義嗎,蠢豬?」鬼灯嘖了一聲,不明白白澤話語中的另一層涵義。
  白澤回以微笑,「……當然有意義,不過,那層意義就先當作我一個人的祕密吧。」
  接著,他再次俯下身子往對方的唇瓣吻下。

  在他與鬼灯相戀以前,他總是抱著隨便玩玩的心態搭訕女人,甚至與她們上床。
  但那畢竟只是一時興起的行為,對他而言毫無意義。女人只能成為他長久歲月中打發時間的玩物而已。
  但是眼前的那人不同。因為他,白澤才知道何謂『愛人』。
  吻痕不單單只是宣示主權,那更代表著白澤心態上的轉變。
  能被衣服遮蔽又如何呢?那一個個粉嫩的紅印,只要他和鬼灯知道就好了不是?

  放開唇舌間的牽制,白澤看著身下的戀人。
  平時總是皺著眉頭對自己拳腳相向,此刻卻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
  「要是你平常也像現在一樣安分一定更可愛呢。」白澤開了個玩笑,在鬼灯的眼裡盡是輕浮和欠揍。
  「要是你再說一句類似的話,我就把你打下床回去閻魔殿。」
  「哎呀開開玩笑嘛~」察覺對方腿的位置就在自己雙腿中間實在很不妙,白澤連忙安撫。「不管是怎樣的鬼灯我都最喜歡了喔。真的。」
  ──能讓我這隻活了不知多少歲數的神獸傾心,你可是頭一個喔。

  在心中補充完沒有說出口,白澤的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優雅的微笑。

------------------------------------------------------------
……扣掉黃黑新刊的試閱,我上一次更新純小說的文章是何時?(幹
啊啊手感君請快回來哇QHQQQQQQ沒有虐手感我不能更新《籠》(幹
現在回頭看都變黑歷史了(靠 哲奈我對不起妳(哭噴(#
可惡現在只會寫白鬼白丁了(被揍
是說白鬼糧好少喔(哀傷 白丁比較多僅次於鬼白,不過我比較喜歡白鬼啊PДq
年齡不同互動也會有差啊PДq可惡好想ㄘ白鬼喔PДqPДqPДq(煩
河道一堆鬼白啦PДq中文圈的白鬼同好都變成稀有生物了PДqPДqPДq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