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鬼徹‧白鬼/白丁】《胡琴》

『食用注意』
>CP白鬼、白丁。
是白鬼是白鬼是白鬼!(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X)
有部分捏造注意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悅耳柔美的音色在院子響起,孩子因好奇心使然放下手中的書,走出屋外聆聽。
  只見白澤歛起平時的輕浮,雖然依舊笑著但是看得出神情相當溫柔,坐在院子外的一張凳子拉奏樂器。
  丁沒見過那樣樂器,卻相當喜歡白澤演奏出的音色。
  不過白澤演奏的曲子,音色柔和卻帶了些憂傷。

  然後,白澤奏出最後一段音節,結束。
  「怎麼了,丁喜歡聽嗎?」
  孩子誠實的點了點頭,他承認自己的確是因為受到演奏吸引才出來聆聽。「白澤先生手上的是什麼樂器?」
  「是二胡喔。」白澤微笑,「有人認為是因為有兩根弦才這樣命名的,而胡琴也有很多種,這把琴是音色比較柔和抒情的。」
  「丁有興趣學嗎?」見孩子墨黑的瞳中少見的露出一絲絲興奮,白澤如此問道。
  「嗯。」點點頭,嘴角雖然沒有上揚的喜悅但是可從眼神中察覺到。
  白澤很喜歡這樣的丁。
  要想在早熟的丁看見同齡孩子有的純真相當困難,所以此刻露出一絲喜悅的丁,是白澤最喜歡看見的。
  會有種,總算看見正常孩童該有的喜悅的感覺。

------

  二胡特有的柔美音色傳入白澤耳裡,他細細聆聽,並循著聲音的來源走去。
  本以為是桃太郎在院子裡拉奏,豈料映入眼簾的竟是時常和自己吵架的鬼灯。
  平時緊蹙起的眉頭舒展開來,嚴肅的神情也放軟了不少,鬼灯沉浸在二胡的音色當中。

  好似回到當年,年幼的自己站在白澤面前聆聽白澤拉奏的琴音。

  「等你好久了,大白天又上哪去了?」演奏突然中斷,鬼灯瞧向在一旁呆站著的白澤。「我是來跟你拿藥的,等你好久沒事做,剛好看見這把胡琴就拿來拉奏了。」
  「喔喔,等我一下。」
  「不用拿了。」白澤這時才想起前些日子鬼灯向自己下的訂單,正準備轉身去拿藥的時候卻被叫住。
  「啊?」
  「剛才桃太郎拿給我了。」
  「那你……」「白豬,你當年也是拉奏這首曲子對吧。」
  鬼灯打斷對方的話。
  「啊?突然間說什麼啊……」
  「當初我一直問你這首曲子,你怎麼也不願意說,當我笨蛋嗎?」
  「什……」
  「這首是百戀歌,我說的沒錯吧?」他自顧著繼續說:「你不明說,我怎麼會知道你在想什麼呢?」
  放下胡琴,鬼灯站起身準備離開。「不是時常搭訕女孩子嗎?遇上心上人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吧?」
  「等一下。」白澤拉住鬼灯的衣袖,「……說這些話,不後悔嗎?」
  「這句話輪不到你來問我。」鬼灯冷哼一聲,道:「我不想被躊躇不前的笨蛋偶蹄類問這種問題。」
-
-
-
-
  「你說誰笨啦,惡鬼。」
  看了眼放在椅凳上的二胡,白澤笑了。

  「你還真是從小到現在都很難讓人猜出你在想什麼啊。」
------------------------------------------------------------
借用了一下高杉さと美的百恋歌當梗(欸#
百恋歌真的超棒的嗚嗚嗚///雖然我個人比較喜歡菊醉(幹

好一陣子沒敲文了想練練手感
寫了目前最喜歡的兩個CP 話說我好像很久沒耕白丁了?(不要疑問句#
不過我比較缺白鬼糧,嗯(意義不明

話說不知道白澤會不會拉二胡耶?他感覺不像會拉奏樂器的角色(幹
不過真的拉奏起來感覺一定很帥(露出癡漢臉
想看這樣的白澤///還有教導丁醬拉奏感覺好萌阿(抹鼻血(夠
感覺這幕在我筆下肯會變成這樣↓

「這個音要這樣拉喔。」
「這樣?」
「對對!」偷親一口。
「請不要趁機性騷擾,白豬先生。」拿出狼牙棒狠揍。

一定會!!!!!!我流互動方式!!!!!!(幹

然後附上百戀歌的中日文歌詞→《★》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