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鬼徹‧白鬼】《賭注》

『食用注意』
>CP白鬼。
是白鬼是白鬼是白鬼!(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X)
R18心智年齡未滿的請離開這一頁☆
>學園設定,學生白澤×教師鬼灯。
>以上皆沒問題者請看下去吧!
------------------------------------------------------------
  辦公室內的空調維持在舒適的28度,但對鬼灯而言現在的溫度應該超過35度了。
  他沒有發燒,卻覺得體溫正逐漸攀升。
  他現在必須鎮定,不能作出感到燥熱的動作,否則會被同事注意到。
  他深吸一口氣,瞪著躲在辦公桌下,害他現在燥熱不已的罪魁禍首。
  「鬼灯老師怎麼這副表情呢?」感受到上方的視線,白澤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笑著。「不保持平常的表情,可是會被其他老師察覺到的喔?」
  「還不都是你害的……!」鬼灯小聲地罵了聲,手中的筆不自覺的握得更緊。
  「別這麼說嘛……」白澤頭向前傾,舔舐著已經有點硬挺的稚嫩。「我可是在替老師紓壓喔?」
  「嘖……住口……!」
  「嗯?鬼灯老師剛才說了什麼嗎?」坐在斜對面的一位女老師停下批改考卷的動作抬頭看向鬼灯。
  「沒什麼,您聽錯了……」
  「吶,我就說吧。」躲在桌下的白澤掩著嘴,半瞇起眼笑著調侃對方。「老師可要小心被同事發現喔!」
  回應白澤的是一記白眼。

-

  「我說你啊……」
  待辦公室裡的其他老師都已經先行離開後白澤才從桌子下爬出來。鬼灯困擾的皺起眉,看著讓他一整個下午都無法好好工作的問題學生。
  「居然就這樣給我翹掉一整個下午的課。」而且翹課就算了還妨礙他工作……
  「有什麼關係啊?」噘起嘴,白澤不以為然的說。「反正我不去上那幾堂課也可以靠自己趕上進度啊。」
  「先不說這個了,老師我們該把事情做完吧?」
  「不要,我要回去了。」鬼灯邊說邊整理桌上的東西,「整個下午都被你弄得無法工作,我要回去把這些處理完。」
  「不可以說話不算話喔,鬼灯老師。」白澤抓住鬼灯的手腕阻止對方收拾桌面的動作。「你不是討厭出爾反爾這種事嗎?」
  「……嘖。」咋了聲,眉心再次困擾的皺起。「這種時候你倒是很會動腦……」
  「吶,我們把沒做完的部分做完吧?」白澤瞇起那雙好看的鳳眼,微笑著。
  而回應他的,是代表應允的沉默。

-

  現在的室溫是28度,獨留在辦公室的師生二人體溫卻不斷攀升。
  乾淨的地板上此時染上了幾滴白濁,顯得有些情色。
  「老師看起來有些不高興,怎麼了嗎?」邊啃吻著鬼灯的背部,並用手在下方做擴張的動作,白澤問起。
  「如果真的很勉強的話,賭約可以換成別的……」
  說著白澤便準備將插入後穴裡的兩根手指給抽出來,但卻被對方制止。「才不是那種事。」
  「可是……」
  「如果討厭我就不會和你做奇怪的約定了。」
  雖然背對著自己,但白澤隱約看到鬼灯的耳根漸漸紅透。白澤這時才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
  看似不悅的表情,只不過是對方掩飾羞澀的偽裝罷了。
  「這樣啊,」白澤在對方發紅發燙的耳根吻了一口,「那我就不客氣了。」
  一個月前,他們做了個約定。
  『吶,老師,我們做個賭注吧?』那日放學來到辦公室的少年毫不客氣地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下,雙手交疊著整個身體靠上椅背,笑咪咪地向鬼灯問起。
  『不要。』鬼灯專注的盯著筆電,手指忙著敲打鍵盤。他正在做下次課堂要用的講義。
  『別這麼說嘛?』噘起嘴,對於對方馬上拒絕完全沒有猶豫的態度白澤感到不甘心。『我很認真的想和老師談條件喔。』
  『我不想和上課態度不佳的學生談條件。』
  『我就是想談這個喔,老師。』他瞇起雙眼,勾起的嘴角帶著幾分狡詰。『要不要和我賭一把呢?』
  『如果我以後每一堂課都認真上,成績也維持在校排前三,那這場賭注就是我贏了。』
  他見那人停下手中的動作,似乎有些動搖。
  『如果贏了,就可以指定對方任何事情。』將椅子換了個方向,白澤轉為較剛才端正一點的坐姿。『如果老師贏了,你指定什麼事我都會辦到,除此之外我也不會再時常跑來打擾你工作。』
  嘴角的弧度又上揚了幾分,『老師你意下如何呢?』


  「白澤。」
  鬼灯的聲音將想出神的白澤的思緒拉回來,「你在發呆嗎?」
  「如果你是抱著一時興起的心態……」「才不是一時興起喔。」
  白澤將手指抽出,指尖沾上了薄薄一層透明的液體。
  「我對老師說的每句話、做的每件事,一直都是認真的。」他將褲頭解開,讓早已腫脹起來的分身探出頭來。「就連剛才發呆也是想著老師想到出神喔。」
  「你騙……唔?!」
  「我沒有騙人喔。」白澤緩緩將下身的腫脹塞入緊緻的後穴,並在對方的耳邊低語。「鬼灯老師討厭聽謊話,所以我對你說每一句話都是真心的,毫無半點虛假。」
  「或許在你眼中我是隨便找個人做都無所謂的人,」即便做過擴張動作,後穴還是將白澤包覆得死緊。白澤則是耐心的慢慢推入,以不傷害到對方身體為原則。「但其實正好相反。」
  「只有老師你才能讓我傾盡所有的心思追求你;」
  帶有磁性的嗓音傳入鬼灯的耳裡,吐出的鼻息弄得他有些麻癢。
  「等……唔……」
  「只有老師你才能讓我不惜下賭注也要抱你,」
  「白澤……等……」
  腫脹的性器最後完全沒入那人的後庭,白澤手臂繞過鬼灯,抱住比自己稍微結實些的身軀。
  「我希望老師可以認真的看待我對你的感情……」
  「講這麼多漂亮動聽的話,白澤同學有想過對我提出這種要求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嗎?」
  「唔……」語塞。白澤想不出可以反駁的話。
  確實自己的確沒顧慮太多後果,就擅自將賭約定為這層關係上。
  鬼灯沒有接受自己的追求,卻硬是遵守賭約讓他進入自己的身體裡。
  想著不要讓對方受傷於是充分做好擴張動作才進入,卻忽略了鬼灯最根本的意願,這樣豈不是本末倒置?
  「對不起……我……」「不過雖然是這樣,」
  鬼灯打斷了白澤未說完的句子,「如果我真的無法接受這種要求,我會拒絕的。」
  「咦?」白澤有些愣住,他盯著鬼灯的背影。
  「作為你的老師,我有義務教你認清是非對錯。」鬼灯微微側過頭,看向在後方的白澤。臉上隱約有些潮紅。「但不是告訴你我在勉強做自己討厭的事情。」
  「……繼續吧。」再次將頭轉回正前方,鬼灯淡淡的丟了句話給白澤。「你知道我討厭出爾反爾不是嗎?」
  還有些呆愣的白澤好不容易才把最後一句話給消化完,然後他勾起一抹微笑。
  「是啊,我可是整個班裡最了解鬼灯老師的人喔。」
  原本欲退出的分身又開始腫脹起來,白澤再次挺進那緊緻的後穴。
  熱燙的柱身深入淺出的不斷摩擦刺激著內壁,惹得身下人不住發出喘息聲,替安靜的辦公室增添幾分情趣的味道。
  「老師,我最喜歡你了喔!」
  這聲告白,不像平常那樣帶了點輕浮的味道。而是較為沉穩、溫柔的聲調。
  「至於答覆,不管多久我都願意等,老師不用急著回答。」明白要讓鬼灯說出真心話是相當困難的事,白澤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要論耐心的話,白澤有絕對的自信。
  畢竟光是追求這位孤傲的老師就花了他不少時間和心力。如今只差對方的一個答覆,白澤就能夠完全確定自己在鬼灯心中的地位。
  所以,不急。
  欲速則不達。

  白澤滿足地瞇起眼,笑著。

------------------------------------------------------------
沒梗想標題了O<<(淦
這篇本來想丟噗浪貼結果爆字了<
雖然我打H文本來就會爆字但這次爆更多(噴
把分段的那幾個空白刪掉也有兩千五百多(炸
這麼長不丟FC2嗎?!
丟哪邊FC2遲早都要更新不如直接丟上來(###
而且這麼長一篇我就不是很喜歡丟噗浪貼(奇怪的堅持

髒文好難寫喔我的腦漿又被榨乾了一次(炸
我真是越寫越退步,以前寫H順多了雖然文筆不好QQQQ(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