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鬼徹‧白鬼】《午後雨》

『食用注意』
>CP白鬼。
是白鬼是白鬼是白鬼!(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X)
>學園設定,學生白澤×教師鬼灯。
>以上皆沒問題者請看下去吧!
------------------------------------------------------------
  雨滴打在窗子上,宣示著這場午後大雨。
  由於這場雨實在來得太突然,不少沒帶傘的學生只能窩在教室聊天,打算等雨停了再回家。
  而白澤是例外。
  他看了眼書包裡應急用的折疊傘並沒有拿出來,只是逕自離開教室,往導師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喀嚓』
  伴隨著開門聲傳入耳裡的是……
  「鬼灯老師你沒帶傘吧?我有帶傘喔所以我們一起回去吧──!!」
  一如既往欠揍的聲音。
  「不要。」鬼灯淡定的回絕,邊空出一隻手擋住想偷吃豆腐的某隻鹹豬手。
  「欸欸?!難道老師有帶傘嗎?!」失望地收回未偷襲成功的手,白澤噘起嘴。
  「沒有,我想等雨停了再回去。」
  「既然沒帶傘那就……」「白澤同學請你回去。」
  話還沒說完鬼灯就強硬打斷,不肯給對方說完的機會。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書開始翻閱,「沒事的話請儘快離開學校。」
  「老師總是這樣說,」白澤把隔壁桌的椅子拉出來,不客氣地坐下。「但事實上只要我不妨礙到你你就會默許我待到你離開為止不是嗎?」
  白澤得意的笑著。
  看著瞪向自己卻無話反駁的鬼灯,雙眼瞇起了漂亮的弧度。
  「不過,」望向窗外的雨,看來是沒有變小的趨勢。「這場雨不知道會下到什麼時候呢。」
  「鬼灯老師真的打算待到雨停嗎?」
  白澤從書包裡翻找出一把黑色的折疊傘,在鬼灯眼前晃呀晃的。「這裡有現成的傘喔?」



  雨勢還是沒有減小的跡象,兩個人並肩走在一起不免還是會被淋濕。
  鬼灯一直瞄向白澤被淋濕的肩膀,好幾次都想叫他別把傘傾向自己這裡,但總是被白澤搶先打斷。
  「沒想到可以和鬼灯老師共撐一把傘呢,好像做夢一樣!」像是沒有發現身上的襯衫已經濕了一大片,白澤和平常一樣開著輕浮的玩笑。「走在一起好像情侶一樣!」
  「白澤。」
  「是?」
  「別再把傘傾向一邊了,你的襯衫已經濕透,再這樣下去會感冒。」雖然平常老覺得白澤是很煩人的學生,但畢竟也是自己班上的學生,身為導師就該注意學生的身體狀況。
  看著白澤已經濕了快一半面積的白色襯衫,鬼灯除了無奈還有更多不解。
  到底是為了什麼需要做到這樣?就算是為了討好自己也沒這必要。
  想要分數的話白澤只要肯念書隨隨便便都能進校排,怎麼想都沒有討好自己的理由。
  「沒關係的,老師沒淋濕就好了!」
  「為什麼要這樣做?討好我沒有任何好處的不是嗎?」蹙起眉,問出從剛才就很想問的問題。
  也許對方只是出於一片好意,這樣問對白澤來說相當失禮。
  不過以正常情況而言,一般的學生不可能為導師做到這份上。
  如果是女導師他還能猜出白澤在想些什麼,但他可是男人啊!怎麼想都想不出白澤這麼做的用意。
  「為什麼?因為我喜歡鬼灯老師啊!」白澤依舊維持著45度的角度傾斜著傘,不肯拿正。「從入學到現在,一直都喜歡著老師你喔。」
  又來了。
  又是那一副不會覺得害臊的嘴臉。
  眉頭又不自覺地皺緊了一點,鬼灯不大相信白澤的那句告白。
  「我說過了吧,這種玩笑話你說再多遍我都不會當真。」
  並不是否定喜歡同性這個可能性,而是不相信『喜歡』會從白澤口中說出來。
  「我是認真的啊鬼灯老師……」誇張的大嘆了口氣,不甘的反駁道:「多相信我一點嘛?我都說這麼多次了!」
  白澤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即便從他口中說出『喜歡』,也八成是帶著玩笑的心態說的。
  如果對那句話認真,受傷的是自己。
  「就是因為說得太多次,再真實的話語也會變得不真實。」
  就像放羊的孩子一樣。一次、兩次都還有人相信,到了第三次就會被當成謊言。
  「再有份量的句子,也會因為強調多次而變得沒有價值,像是訴說日常瑣事般毫無意義。」
  白澤的告白就是如此。
  強調多次而變得沒有意義,令人不禁懷疑起這話的真實性。
  「這樣的話,只好用行動來表示了。」白澤停下腳步,傘隨意地往旁邊一扔。「既然老師把我比作放羊的孩子,那麼我就用行動來傳達我的心意。」
  「等等,你要做什麼?」手腕無預警的被抓住,雖然想用蠻力掙脫,但對方似乎早就猜到所以也用了相當大的力道抓著。
  「向老師表達喜歡啊。」白澤用另一隻手抵在鬼灯身後的牆,口氣強硬了幾分。「用說的老師不信,就用做的。」
  他在對方光潔的額上親吻,接著是眼瞼、臉頰、嘴唇,一口一口輕吻,像是蜻蜓點水般輕柔。
  顧不上街上行走的路人,白澤忘我的親吻著,好像身處只有兩個人在的世界一樣。
  直到鬼灯賞了白澤一記耳光,這才停止了親吻的動作。
  「鬧夠了沒?」鬼灯冷冷地收回手,用冷靜的腔調問道。
  聽不出憤怒的情緒,眼神中也絲毫沒有一絲不悅。
  不如說,根本無從得知鬼灯現在的心情為何。語氣、眼神都毫無感情的波動。
  墨黑色的眸子彷彿是灘死水,少了平日的銳氣,只剩下空洞的黑。
  「不夠。」臉頰火辣辣的疼,白澤卻不在意。他扣住鬼灯的後腦,再次吻上對方的薄唇。
  「老師說一句不相信,我就用行動加倍奉還給你。」
  撥開那人被雨淋濕的碎髮,他認真的一字一句說道:「哪怕是被老師討厭也好,我也要讓你明白我為你做的一切全是認真的。」
  「所以……」「我知道了。」
  他輕輕推開白澤,伸手撿起被白澤扔在一旁的雨傘,「我收回不相信的那句話,所以白澤同學也請停止那荒唐的行為。」
  「老師……」
  「全身都溼透了……」鬼灯皺起眉,撐起已經沒什麼用處的雨傘遮雨,「直接這樣回去會感冒,你要不要來我家把身體擦乾再回去?」
  「可以嗎?!」
  「嗯,如果不要就算了。」
  「我要我要我要!!」本來呆呆站在一旁的白澤馬上跑進傘下和對方並肩。「可以進老師家裡代表我也被接受了吧?」
  「我什麼都沒有說,請不要自作多情。」馬上白了對方一眼。
  果然對付白澤時刻都不能鬆懈,差點就要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欸欸……怎麼這樣啊──?!」
  「請你改一改胡亂曲解別人語意的壞習慣。」鬼灯在心裡嘆了口氣,不禁起了想請教對方國中班導是怎麼管教白澤的愚蠢念頭。
  「不過沒關係,」本來有些失望的白澤馬上又堆起笑容,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至少以現況來說我還是有機會的吧?」
  「我才沒……」「走吧老師,再拖下去連老師都要感冒了!」
  白澤拉起鬼灯的手,邁開腳步。
  想著要把手甩開,但看見對方臉上的淡淡紅印又不自覺的心軟,於是就任由對方牽著自己的手在雨中走著。

  鬼灯還不知道,就在這個雨天裡,自己的內心起了化學變化。
  隨著白澤的一舉一動,變化得越來越激烈,等自己意識到時已經為時已晚。

------------------------------------------------------------
對不起標題根本只能算是文章Tag(爆

這陣子好缺糧,沒梗也沒手感,好餓!!!(#
寫這篇寫得好難產(躺
作業也好難產,為何手感大神要把兩種手感都帶走呢?不能畫圖寫文豪痛苦啊(根本前後無關

然後本來有寫心機澤的部分(雖然也只是耍小聰明的程度),還是被我砍掉重寫了。
總覺得我筆下的白澤不煩一點就不是我寫的了(幹
而且不寫煩一點的話又超卡
本來沒砍掉劇情的時候白澤so安靜的,我都不知道怎麼接了;一改成現在的劇情就爆字爆到兩千四百多(艸
啊……不要問我說沒手感為何爆這麼多字,我也不知道(X
可能是白澤太煩了(不是
說來以前就很常寫黃瀨攻的文
我爬牆後一直覺得黃瀨和白澤煩人的程度簡直像兄弟,也許是這原因讓我寫煩澤寫得很順bbb(亂講

對不起我這次廢話很多,不過請再讓我講一下##
被推師生坑後至今寫了不少學園向白鬼,也讓他們做不只一次了(X
可是常常又被我把劇情推到原點怎麼回事WWWW(問妳#
還有一次寫了白澤被甩,但下一次又是寫《賭注》那篇(毆
再下一次就是這次,又寫了白澤緊追鬼灯的日常文(毆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結婚啊拜託快點!!我這樣劇情跳來跳去好矛盾(怪妳好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twtuxuwr@gmail.com

<a href="http://www.dzfda.com">parajumper harraseeket</a> <a href="http://www.inversion.797managementconsulting.com">parajumpers jackets sale</a> 【文‧鬼徹‧白鬼】《午後雨》 - >>☆⌒櫻色幻想↗↗同人創作小舖〃 + <a href="http://www.inversion.797managementconsulting.com">parajumpers dame</a> <a href="http://www.gobigit.com">parajumpers poloshirt</a>

tjfmnuzzhj@gmail.com

【文‧鬼徹‧白鬼】《午後雨》 - >>☆⌒櫻色幻想↗↗同人創作小舖〃 +
[url=http://www.boucherie-artval.com/femmes/nouvelle-nike-air-max-femme.html]nouvelle nike air max femme[/url]

tjfmnuzzhj@gmail.com

【文‧鬼徹‧白鬼】《午後雨》 - >>☆⌒櫻色幻想↗↗同人創作小舖〃 +
[url=http://www.rbpaysagisme.com/courir/air-jordan-retro-1.html]air jordan retro 1[/url]

ybhvcebm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