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黑赤】《鮮血的束縛》

 『食用注意』
>這篇的黑子病病的,要說是病態也可以(#)不接受者請離開本頁喔
>CP性質偏向黑→赤
>病文,第三人稱視角
>作者文筆渣所以文章可能不夠病請多包含(乾
>架空設定。吸血鬼黑子×人類赤司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吶,你是逃不了的喔。
───想逃嗎?別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不管你是否活著,你都逃不開我的手心喔。



這是十天前的事了。

赤司在森林裡迷路,失溫和飲養不良而昏倒,被一名天藍色頭髮的少年帶回家。

「想開玩笑也該有個限度,再說你是吸血鬼」赤司亮出手中的剪刀「我就射過去」
「呵」黑子露出淺淺的淡笑,小小的尖牙露出來「真是有壓迫呢,不過我說的是實話喔」
「看來你不體會一下是不...咦!?」
正準備將剪刀射出去的同時,手腕突然被黑子牽制住。
「你是什麼時候過來的?」赤司微皺眉
不可能的,以他倆的距離黑子是不可能站在原地迅速牽制住他手腕的。
但是普通人怎麼能這麼快就過來呢?
他說什麼也不願相信眼前可疑的少年就是他口中的吸血鬼。
「說了你也不懂」他將赤司手中的紅色剪刀抽出「哎,帶著這個很危險喔 赤、司、君」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我應該還沒跟你說吧」
「這個嘛...」手的力道並沒有減輕,很顯然的黑子並不打算放開對方「我一直關注你很久了」
「不過請別誤會,我並不是什麼跟蹤狂」
赤司瞪了他一眼「...算了,話說你可以放開了嗎」
「可以」一抹微笑浮起「不過,放開你之前我有個條件」
說完,黑子鬆開束縛住對方的左手
低下頭往赤司的脖子上一咬───
「唔!?」赤司吃痛的悶哼一聲
鮮血從傷口曰曰流出,滑入黑子的口腔內。
溫熱的血液,充滿著血腥味 充滿著赤司的味道。
不久後黑子鬆口,他滿意的舔了舔流到嘴邊的血「赤司君的血...很美味呢」
「你作什麼?!」
咬脖子的動作...
看來眼前這人的確是吸血鬼。
「烙印喔」
從黑子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對勁,他平靜的繼續說著「這樣的話,不論赤司君意願為何 都逃不了這間宅邸了」
「你這瘋子!!」
赤司捂著方才被咬傷的傷口,瞪著眼前的少年,殺氣藏也藏不住。
「赤司君別急嘛」食指輕點對方的唇「再怎麼急也於事無補喔,畢竟我已經在你身上做下烙印了 已經無法挽回了」
「這樣還敢說你不是跟蹤狂嗎?」
瘋了,這人根本是變態吧!?
「你這麼說我好難過呢」
手指移開,轉而用手掌撐住對方的頭 一記深吻落在赤司的粉唇上。
「虧我是如此深愛著你」
「你家的事」
現在的赤司,恨不得殺了眼前自稱黑子哲也的吸血鬼。
但是由於方才的『烙印』,他全身上下幾乎無法動彈。
「我是不可能愛上你的,你就別白費力氣了」
「赤司君你真可愛呢」本想刺激對方的,但沒料到黑子反而露出一抹嘴角大幅度上揚的笑容
「我不是說過了嗎 『不論赤司君的意願為何』?」
他把玩著從赤司手上搶來的剪刀「不管你是否愛我,我都會把你強留在這的,別白費力氣的應該是你」
「... ...」
反駁無法。
總是高高在上、領導眾人的赤司征十郎,這下真的無計可施了。
「吶,不要這麼兇的瞪著我嘛 雖然這樣子也很可愛」
不知道是故意刺激他還是白目,黑子笑著繼續說下去「太常生氣的話會短命喔赤司君」
黑子用空著的手撫上赤司的右臉「反正都逃不了了,你還是看開點吧 我所知道的做事果決的赤司君呢?」
對方沒有回話。
但黑子不在意。
對,他不介意的。
只要是赤司君,不管什麼他都不介意。

「對了,順帶告訴你一件事吧」
「?」
這句話倒是引起了一點赤司的注意。
「關於你十天前為什麼會迷路你一定很納悶吧?畢竟你很熟悉地形了啊」
「你到底想說什麼」
「那個啊,是我讓你迷路的喔」
溫和、無害的笑,流露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實「我運用一點能力,改變了這座森林的地形;運用一點能力,將你身上的手機破壞,將你身上的水送給森林裡的小動物」
「原來你已經策劃好,要把我帶到這裡來 是嗎」
「沒錯,這連赤司君也想不到吧」黑子滿意的笑

所以,你逃不了囉 赤司君。

------------------------------------------------------------
不忍說這是今天早上和朋友聊天爆的梗(妳是嫌坑不夠多嗎#
我忘了聊到什麼,總之我就突然爆梗(幹
不過最近寫太多文手感都跑光了(妳確定不是妳文筆太爛嗎#
是說這篇黑赤啊,我覺得上次的黑子比較病這次太溫和(X
不過開頭那部分我覺得有到位(只有開頭到位有毛用#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