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赤黑】《人形操控偶具》

『食用注意』
>V家歌曲改編文
>虐向,第一人稱視角
>作者文筆渣請多包含(乾
>以上沒問題就看下去吧 歡迎恥笑我的文筆(欸
------------------------------------------------------------
啊啊,今天也是一如往常的生活著。
可以再見到赤司君令我有著些許期盼的心情。
不過,直到那時我發現

───一切只不過都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罷了。


***

「好慢呢...」
我獨自一人待在社辦等赤司君。
『喀嚓...』
我抬眼一看,果真是我等待的人,只不過...
「呃...赤司君...為什麼紫原君也在呢?」
並不是對他有什麼意見,但赤司君明明說過想跟我獨處的啊?
「嗯?哲也我沒說過敦可能也會來嗎?」
你卻是若無其事的說著。
「我...」
我卻無法反駁。
當時有點開心過了頭,好像有些事情沒聽到。
想說出"想和你獨處"之類的話就在和紫原君四目相對的瞬間硬生生的給吞了下去。
「怎麼了,哲也?」
「不,沒事...」
錯覺嗎...?
總覺得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好像被用嘲笑般的眼神看著,示意著我的無知。

「對了,赤司君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決定不再多想,切入正題。
「是關於你的球路」你將筆記本拿起來翻閱「我找你是為了跟你討論一下你打球的球路還有你的飲食調整」
「是的...」
這不知從何而來的失落感襲上我的心頭,到最後根本沒把赤司君的話聽進去。
真差勁呢。
「大概就是這樣,哲也 你可以先回去了」你手撐著臉,對我露出微笑「接下來我還要跟敦講些事情,你先回去吧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
「是的」
我拎起書包,朝社辦門口走去。
但雙腳卻在關上門後動也動不了。
為什麼呢?我也不曉得。
『吶,小赤───』
就在我想整理思緒、準備邁開腳步時,紫原君的聲音留住了我。
『這樣好嗎?我看黑仔好像心情有點低落呢』
『隨他啊』
從語調中也聽得出來...赤司君應該是繼續用著從容的表情說出來。
『欸──可是小赤不是喜歡黑仔嗎?』
『嗯,我喜歡他啊』
下一句,我看清了現實。
『我喜歡他那乖巧順從的個性,感覺是非常好操縱的人呢』
「... ...?!」
呼吸開始有些紊亂,身子也不住的微微顫抖著。
這種感覺好痛...好痛...撕心裂肺的痛楚...
『小赤你這樣黑仔很可憐耶...』
『反正,不管是敦 亦或其他人,都是我的棋子呀』
像是平時在說訓練量驚人的訓練菜單一般,赤司君用極為輕淡的口吻說著『哲也也是,就像是人形的操控偶具一般』

淚腺開始不聽話的慢慢分泌出鹹鹹的液體。
豆大的淚珠自眼眶中滑落臉龐。
原來,對於赤司君而言 我就像是具無機質的偶具嗎?
又或者是

───小丑一般的存在?

不願相信,不願接受 這樣的事實對我而言是如此的殘酷?
明明什麼都不知道最好,偏偏我卻在剛才停下腳步。

回想起過去相處的回憶。
碰觸過的 你的溫度
那淺淺的淡笑下 還有你的所有舉動 都讓此刻的我無法承受,瀕臨崩潰

***

「小黑子,怎麼這麼沒精神?是不是不舒服?」
隔天的部活照常進行。
「沒事」
「要不要跟小赤司請假?」
「我真的沒事,黃瀨君 請別擔心我」
說完,我看著在一旁記錄的赤司君。
「呵」我無奈的勾起一抹笑

承認吧。
我是你所期望的小丑啊。
是你中意的操控偶具啊。
我就按照你的想法 給你操控,給你見到你預期見到的練球成果。

───你說好不好呢,赤司君?


------------------------------------------------------------
在此奉上被我拿來當題目寫的歌曲 からくりピエロ(活動小丑)
不過還是有改一些啦###
全部照著歌來寫我怕會寫錯
不管那首歌的歌詞多淺顯易懂,我就是有可能理解錯誤(爆

是說我真的很想把這篇當作生賀文耶...但是人家要甜文我生不出來 而且等我打完這篇人家生日也剛過(靠
對不起我反而生出這篇微虐文(自爆
我還是乖乖畫圖過幾天補給人家好了(躺
是說這篇我想寫更虐啦啊啊(抓臉 ㄑㄋㄉ我虐文攻力好弱(再抓
這樣黃黑新刊怎麼辦啦,梗夠虐但我寫得出來嗎?!QAQQQQQQQQQQ(#
病向跟甜向文我確定OK,但是虐向我寫得出來嗎虐向我寫得出來嗎虐向我寫得出來嗎虐向我寫得出來嗎虐向我寫得出來嗎虐向我寫得出來嗎虐向(ry(閉嘴
算了只好靜觀其變惹###
我連CMYK Only能不能順利報上也不確定(自巴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